玉山之巅

作者 赵威逊

类型:电影剧本

题材:历史

人物小传

于芝秀(中年):女,40多岁岁,于右任和高仲林唯一女儿,国家干女部;是留在大陆陪伴母亲高仲林的唯一精神寄托。

于右任(青年):男一号,从20多岁,清末陕西省三原县反清青年诗人,西北才子;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是当时意气风发的革命青年。

高仲林:女一号,从20多岁,演到80多岁,于右任结发妻;于右任到台湾之后,她万分思念结发丈夫。给丈夫做了一双又一双的步鞋,渴望能送到丈夫的手中,却没有能送到

蒋经国:男,40多岁,台湾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十分关心于右任的晚年健康;在于右任去世之后,蒋经国根据他的意愿,在台湾最高山脉主峰,给于右任树立雕像。

于芝秀(幼年):女,6岁,于右任和高仲林的唯一女儿;

于右任(老年):白须飘飘,八十多岁,台湾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书法大家,当代草圣,他晚年来到台湾,万分渴望祖国统一,写下了令人肝肠寸断的望大陆》等诗歌,影响整个华人世界。他身在台湾,心向大陆,晚年渴望回到祖国大陆的心情,令晚辈台湾行政院长蒋经国十分感动。在他去世之后,蒋经国根据他的意愿,在台湾最高山脉主峰,给于右任树立雕像,最后却被台独分子凿毁。

故事梗概

清朝末年,有“西北才子”之称的陕西省三原县青年于右任告别结发妻高仲林和六岁的女儿于芝秀前往开封赴考(因北京贡院被八国联军烧毁,本次全国最后一次科举考试改在中原开封)。不料,三原县官府以于右任写有反诗为借口,派人追到开封欲捉拿于右任正法。危急时刻,于右任父亲于宝文重金雇一急足日夜兼程赶到开封,告知于右任赶快逃命。于右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绕道上海奔赴日本,宣誓加入同盟会。孙中山任命他为长江大都督,回上海创办《民立报》宣传革命。在此期间,父亲病危,当于右任冒险赶回陕西三原老家时,父亲已病逝。他含悲埋了父亲以后,就在父亲坟前与妻女再度含泪告别。

五十年后,由于历史的原因,台湾海峡把于右任和结发妻高仲林及女儿于芝秀彻底分隔。于右任人在台湾,又担任台湾国民政府监察院长高职,但随年事渐高,却万分思念故土,思念结发妻高仲林和女儿于芝秀,一直穿着高仲林亲手为他做的青衣长衫和布袜布鞋。高仲林留在三原老家也万分思念远在万里之外的丈夫,多年来,又为丈夫做了许多他最爱穿的布鞋布袜和青衫,却无法捎到台湾。终有于右任多年的故交香港友人吴季玉先生来大陆,于右任托他给高仲林捎回信件和钱。吴季玉先生又把高仲林亲手做的布鞋布袜带到台湾,于右任十分感动。周恩来总理知晓后,专门安排于右任的女婿屈武等到三原为高仲林过八十大寿。

为于右任传信的吴季玉行踪被国民党特务所侦知,而将其暗杀。于右任悲愤异常,一病不起。蒋经国对于右任的晚年生活给予了更多的关心,亲自送于右任到台北条件最好的医院治疗。于右任给蒋经国题词“计利当计天下利,留名当留万世名。”在重病期间,于右任常常梦见已回到了家乡,与结发妻高仲林相会。也常常梦见回到了南京,去叩拜孙中山陵。

在于右任生命垂危之机,蒋经国守候在床前。于右任已说不成话,只是向蒋经国伸出一个指头和三个指头,言指将来祖国统一之后能将他归葬到故里陕西三原。于右任去世后,蒋经国和在场的工作人员打开于右任床头的小箱子,发现里面并无金银财宝,仅有结发妻高仲为他亲手做的布袜布鞋,和另一张纸,纸上写的就是感人心肺的哀诗《望大陆》。蒋经国含泪表示,不能将自己敬重的老前辈送祖国大陆安葬,也一定要在台湾最高的玉山主峰为于右任立一座面向大陆的铜像。玉山主峰海拔3997米,铜像设计为3米高,从而使玉山主峰高4000米,成为东南亚最高峰,进入祖国4000米高山之列。于右任铜像落成之后,蒋经国不顾正患重病,亲往玉山顶峰为铜像举行了揭碑仪式。自此,高高的于右任铜像就永远立在了玉山之巅,永远面向祖国大陆,默默凝视着,盼望着能回到祖国母亲怀抱。

三十年后,由于右任起名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西安”和“三原”各自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到玉山之巅为于右任铜像献花。发现铜像却被台独份子锯断了头部抛进山谷,只剩于右任的断头半身像仰天悲泣着。此时阴云密布,暴风雨骤然袭来。双胞胎姐妹和她的儿女围在半截铜像周围面向大陆方向悲戚地失声恸哭。

核心主题

中国梦·台湾回归·祖国和平统一·核心价值观·赤子情·主旋律

作品状态

已完结

相关剧本

洽谈
0/600